主混全职,全员厨。
杂食派。
怼黑撕别拉上我。
求生欲很强了。
不会说话。
辣鸡写手。
接受批评,但不接受无脑黑和强行指责。
请理智。
请善良。

【周瓶复健文(。)】

【盗墓全职串区,拉郎配(。)】
【周泽楷第一人称】
【ooc预警】
【再次重复:ooc预警】
【最终重复:ooc预警】
【cp周瓶(也可说无差,但是周瓶毕竟突出)】
【——慎入——】

1.

我看见他了。

在和兴欣的线下友谊赛结束后,在上林苑对面的胡同口。他歪倒在地上,身上破旧的兜帽衫让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的脚步顿了顿。

2.
叶修前辈虽然已经退役了,但是据老板娘说还是会经常到杭州闲逛,美名其曰为“视察训练成果”。前辈在吞云吐雾的说出这句话后就遭到了魏前辈和方锐的围打,江波涛见状也笑着道了几句,似是劝阻实则在火上浇一桶油让这场兴欣内战更乱一些,杜明则是偷摸着看着兴欣的战斗法师唐柔,还不时在对方偏过头...

试阅 复健作品x

苏叶 苏家兄妹双胞胎设定

1.
“苏上将,人已经带到了。”
“呵……你们先下去吧。”
“是!”

身着华贵又不失大气的军服的男子似乎冷笑了一声,他抬了抬帽子,缓缓走向那个被镇压在地上的人。长靴在地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声响,在这静寂的房间内无端让人心里发紧。
昔日的好友已经站直了身子,还是一副让人火大的无谓样儿。
他走到那人面前,摘下一只手套扔在男人面前,用那只手轻抬他的下巴迫使那人的脸转向他。苏沐秋见那人冷漠的表情笑了,凑近他的耳边,低声说道:
“俘虏,就要有个俘虏的样儿。你说是不是啊……叶元帅?”

2.
叶修怒了,一脚踢在苏沐秋小腿上,轻轻别开话筒:“敲你奶奶,乱加什么台词!你给我好好按剧本来别出什么幺蛾...

你的二十一岁生日要到啦。

很抱歉,因为要迎接六月十日中考的缘故,说好的生贺我只写了不到一半,而且还是再本子上的。以后可能会当成一个遗憾发上来。况且周泽楷和苏沐秋的生贺我还是没有发……惭愧惭愧。
不想再你的生日上默默无声……总感觉要说些什么。
然而摆在我面前的是物理市编资料23333

我有因为你,努力变成最好的自己啊。
就当成是满足自己的那点儿小脾气好了,想给你最好的,每每想起你心里都会很开心,嘴角忍不住的上扬。
因为我没有只把你当成一个打电竞的职业选手、一个满心嘲讽的人……尽管我知道很多人错看了你,我依旧把你当做我的偶像,我的精神支柱。

你都可以这样,那么我为什么不行呢?

今年是你三连冠的巅峰...

这个点,老叶应该和沐橙回了家看春晚。忘掉来自好友陶老板带来的些文件合约忘掉所有的发生过或即将发生的一切,吃了一起做的味道不咋地但是情谊够重的年夜饭,回了家。开开电脑,叼着没点的烟摊在椅子上,一一回应着来自qq好友们的新年祝福,到雪峰哥新建的群里语言调戏一番损友们并且送上衷心的祝福,然后开荣耀上竞技场再做任务,玩儿到一半被沐橙拉到他们家破电视前被老老实实地看春晚看着电视上的人高谈新时代。嘴里吃着昨天去超市买来的一些小零食,虽然大半已经进了他身旁这位前几天说要减肥的妹子的肚子里。

可能他只是呆呆的看着春晚,时不时会被某个小品逗得乐呵一下,大多时候还是颇感无聊,在他吐槽沐橙一直笑的那个点不好笑的时...

我懒得一个一个找了……所以先说一下
我,因为我文化水平不高的缘故(。)
半晌,全部打成了,半响
尴尬不?
我也很尴尬啊。
(尴尬的微笑)

每周一练,老叶专场,一段,一小段,伪伞修,诶嘿嘿

沉静的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点光,它微微亮的,却是这片黑暗荒寂的空间里最耀眼的存在。

叶修被突如其来的光刺的眯起了眼,眼里溢出些许泪水,当他用手抹去泪时耳边出现了一个声音。

“你知道他是谁吗?”

声音飘渺无比,空灵的不似人声。

叶修看见对面出现了一个被白雾笼罩出的人形。他从叶修身后冒出,窜过了他的身子,让他浑身一个激灵抖了半抖,刚才的玄乎感觉全没了,手指尖微微凉,脑子清醒得很。

叶修想了想他的问题,想了想刚才自己看见的少年,想了半天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

那个人轻轻笑了一声,语气忽然变得轻快。

“他是你们人类很怕的东西。”那个东西说。

好嘛,看来这兄弟还没把自己规划到人类这一...

每周一练(?),周叶,脑洞,一小段

细雨绵绵,路上的脚步声一重一轻,一急一缓。鞋子在青石阶上踏出的声音吧嗒吧嗒的,混在轻柔的雨声中,倒是显得几分和谐。却有人终是忍不住这种奇怪的氛围了,猛地挥袖转身,目光紧盯着跟在后面的少年,面上两分薄怒三分急躁,剩下的到底全是对少年无可奈何。身后的少年见他停了步,便也是顿下步子,却见那人蓦地转身,用那一双时常出现在他梦中的、琉璃一般清澈好看的黑色眸子看着他。少年被男人看的一慌,心中却也升起几分喜悦之情,他顿了一下,仰脖朗声询问:“先生可还有事?”话音刚落,心下忐忑了几分,神色却是一本正经。

叶修微眯着眼看着少年,半晌后撇撇嘴白了一眼,将把玩在手指间的草根叼在嘴里,懒洋洋的倚在微微润湿的瓦墙上。...

我偷电瓶养你啊,黄喻,双十一,?,每日一练

“能有什么事情!”

黄少天突然抬头对喻文州一吼,声音带着哭腔,眼里慢慢蓄起眼泪。

“就算现在被人看见,被几个杀千刀的人知道了大肆宣扬了又怎么样?大不了我就被那俱乐部以不良风气的理由彻底封杀,大不了我就退役了当个什么快递员点餐员服务员!!就算我们真的是走到了这种神他妈不理想让人绝望的想死的地步又怎么样?大不了我把你摘出去你还好好当你的蓝雨队长职业选手,反正你肯定不会有事的啊!!!

“不对不对不对,不行,这不行。蓝雨没了我你也待不下去吧?蓝雨没了'剑'你这个'诅咒'一个人该怎么过下去啊?蓝雨的基石少了哪一个都不行!你也不争不强性子也柔的像个女孩子万一以后被人欺负了我又不在了你该怎么办啊啊啊啊...

“喂喂,老叶老叶老叶,说起来我还是好羡慕你的。”黄少天凑近了叶修,嬉皮笑脸的冲着他耳朵说话。

叶修用手背搓了搓被黄少天吹的发痒的耳朵,一手糊在黄少天脸上还摩擦了几下,颇为谦虚的说道:“哥知道啊!你不光羡慕哥的英俊潇洒人格魅力,还羡慕哥一个打十个黄少天的高端荣耀技术。这些放在心里就好了不用说出来,你知道我的脸皮一向很薄的。”

“是是是我当然沉迷你的人格魅力,不过其他的可就算了吧。”黄少天笑嘻嘻地说着,“我真的好羡慕你每天照镜子的时候可以看到我喜欢的人啊,老叶。”

(叶修一愣:……你喜欢叶秋?
黄少天:滚滚滚滚滚!)

伞修。一段。

“……不是,不是我信不过你们,但就让我看一眼……就看他一眼成么?”

“先生请您冷静一下!”

“冷静什么呀,我很冷静,从来没有这么冷静过了。我很认真的。我跟你说,那劳什子最会给我玩儿什么把戏了,说不定……说不定这次他还在玩儿呢……喂,苏沐秋你玩儿过火了啊,赶快给我起来,信不信我回去不给你炖排骨啦!”

“先生!”

“先生你冷静!别冲动……”

“先生你——”

叶修猛地推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转身跑进病房,房间满眼都是毫无人情味儿的白。他走到单床边,伸出手想要拉开帘子,却是手指刚碰到布帘又缩了缩,像是被布帘的冷冻到了手指。默不做声了一会儿,最后他还是颤抖着缓缓地掀开布帘。

入目的是那张...

(周叶)一段话

“小周啊,如果你不做职业选手,你会干什么?”

叶修张口就是这么一句,周泽楷愣了一下,心中一紧,随后目光从他的脖子转移到对方脸上,却发现那人还是一副懒散无力的样子,胳膊肘撑在天桥的栏杆上,像是没了骨头一般将半个身子都扒在栏杆上,两只手托着自己肉肉的腮帮子,眯着眼睛随意的扫着桥下五颜六色的霓虹灯,像极了一只随时倒下呼呼大睡的猫。

“嗯?”叶修打了个哈欠,鼻头一酸生理眼泪就这么明晃晃的挂在睫毛上。他掏掏大衣口袋然后摸出一盒烟,看着皱巴巴的烟盒里最后一根烟瘪了瘪嘴,又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五毛钱的粉色塑料打火机点上烟深吸一口,随后缓缓舒出一口气。半天没听见人说话,他回头看向他身旁套着个刺毛大衣帅的惨...

杂谈

现在的社会依然不是很接受这些,有人说老一辈的血死了后,就能慢慢变好了,但是现在鲜血的毒瘤还是很多啊。

你们,不能理解,那就尊重,不好吗?

芊顔:

同性恋本不是罪,罪是在人心


以音:



一些杂谈


关于同性和信仰


链接



1 / 6

© 七月辅导八月素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