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emmm一个脑洞(风纪委员安迷修x不良少年雷狮)xxx

“你。”

“是的,就是你——那位同学,请站住。”

雷狮的脚步顿了顿,斜眼看向这个提着木剑横在他胸前的人,眯了眯眼睛,咧起嘴,扯着嗓子拉起长音。

“诶——这不是风纪委员大人嘛……”

“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儿?随意找一个学弟茬……可不是一个好学长该干的事情啊。”

听着他吊儿郎当的声音安迷修皱皱眉,眼神扫过他未打理好的领带和额上那长的突兀的发带,语气含有警示:“学校不允许仪容仪表不整洁的人进入……而且你头上的发带,明显违反了学校‘奇装异容’的规矩。”

已经有不少人看过来了。

“‘奇装异容’?”雷狮笑着重复了一遍,漂亮的紫色眸子却是有几分不耐烦的意味儿,“喂喂喂你不是吧安迷修?奇装异服你确定是用来形容我的吗?我哪里又碍着你了哟,骑、士、大、人?”

最后的称呼是他咬着牙挤出来的,语气是满满的讽刺。

他向来对这个虚伪正义,一副对谁都报以善意的风纪委员长讨厌的不能再讨厌了。

纠正一点,是“对谁都报以善意唯独对他冷面相看”的风纪委员长。

“像一个封建迂腐又愚蠢的下等骑士一样。”

这么想着,雷狮看向安迷修的眼神更不善了。

“感谢您的赞称,行为恶劣的‘海盗先生’。”公正磊落的委员长到是一改往常面不改色的接受了来自他的“赞誉”,他直视着面前这个问题学弟,碧绿色的眸子看进他深紫色的眼睛里。

“不过你的行为对身为‘风纪委员’的我实在谈不上是‘可包容的范围之内’。况且……”

安迷修上前一步,用手中的木剑挑起他松松垮垮系在脖子上的领带,木剑戳到了他白的有些过分的皮肤,带来一抹红痕和粗糙的疼痛感。

手往上抬,安迷修用木剑撩起雷狮的一缕发,略过雷狮满藏怒火的眸子和嘴角越咧越大的怎么看都不友好的笑,看着他脖子上的红痕扬起嘴角。

“况且,身为学弟却这么跟学长说话,作为学弟的你也是真不够格的啊。”



不。作为学长的你对学弟做出这种事情才是有问题的吧???

暗搓搓的想了这么一个段子……

安迷修的设定是风纪委员长,剑道社社长,很受老师喜欢的学生,女生的白马王子(虽然也会被认为是中央空调般的存在……),男生眼里的好哥们(但是不跟他们一起看小黄【哔——】、逃课、抽烟还是有些距离感的哦……?……还是因为太正直???)。

18岁高三生。

雷狮就比较简单???

某家族的少爷、富二代,从初中开始就和安迷修一个学校……安迷修也是从小到大的纪律委员&风纪委员(反正就是能管住雷狮的xxx),所以雷狮就对他各种不爽各种敌意……啊因为是不良所以也是安迷修重点看管的问题少年呢。

17岁高二生。

私心把安迷修设定成有些……腹黑的?

ooc了抱歉……QAQ

评论 ( 2 )
热度 ( 20 )

© kat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