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前年中秋节的事儿????

本篇又名……我也不知道我要写什么的双叶中秋贺文

(欠债好多哦……)

(看散人玩儿以撒又写着作业睡着了……刚醒……)

ooc属于我,原著属于虫爹!——


——————↓↓↓——————

天蒙蒙亮,叶秋就醒了,一摸旁边的铺,没人,凉了一夜。


大脑蒙了好一会儿才想起他现在是在北京而不是在杭州。


前年那时候——他和他蠢货哥哥从稚嫩稚嫩的祖国树苗摇身一变成了似乎终极目标是国家栋梁的想干什么都干什么的美好的成年人的那年。叶修那混账回来过一次,在中秋节当天把自己裹得跟个违法犯罪嫌疑人一样偷偷摸摸的混进了叶家大院。叶秋当时他高兴的啊!小年轻嘛,正值青春热血精力旺盛容易想多的美好年纪,就认为是他哥良心发现于心未泯大老远儿跑来专门看他的,于是就卷着被子趴倒在床上装睡,想看看自家老哥多年不见见了之后还第一时间跑来自己屋里的原因是啥,要是真对自己抱了那心思叶秋认为自己还可以内心喜滋滋的、表面上看不出来的很严肃的并且义正言辞的告诉他哥这种行为是不对的,咱俩应该互相坦诚相见,顺便要求叶修同志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给他背一遍时刻让他明白着自己社 会 主 义 未来的接班人、马克 思主义的传承者的重要身份——就像他们的爹对跑了哥哥只剩他自己的叶秋要求的那样。毕竟是亲兄弟嘛,又是那种灵魂各自一半儿的关系……既然心灵上都这么坦诚了,那肉体上坦诚坦诚也没啥。


就这个理。


然后叶修同志亲身告诉了他什么叫幻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叶秋半眯缝着眼看着他的好哥哥对他的书桌上下其手。书柜抽屉书桌都翻了个遍,还是没找到他要的东西。当叶秋就要怀疑自己的24k钛合眼是不是瞎了把一个无耻不要脸的小偷错认成了他伟大而美丽的世纪好哥哥时,那人动作一顿,把他电脑主机翻了过来用手往后一抹,摸弄出一张卡来。


那张卡上有一张帅气英俊潇洒到可以把北京里里外外的三公里女性都迷倒了的脸,那人凭着夜色看了眼证件,啧了一下嘟囔了句哥的脸在身份证上怎么还这么好看啊,抬腿就要走。


叶秋也凭着夜色和自己5.0的视力看清了那人的脸——和证件上那个英俊潇洒迷倒北京里外三公里女性的少年初出一辙——跟他的脸一模一样,就是多了分漫不经心的笑意,无端让人心跳加速。


——成年人的魅力。


哦,这个无耻不要脸的小偷就是他伟大而美丽的世纪好哥哥哦。


叶秋震惊了。


叶秋伤心了。


叶秋愤怒了。


叶秋面无表情。


“喂,就这么走啦?”


叶秋支起上半身,半眯着眼看着半条腿伸他窗户边的人,拉着嗓子扯了一句。


世纪好哥哥被他的好弟弟吓得一个哆嗦。


“嗯……你没睡啊?”叶修干笑几声,打着哈哈,“你……证件上的照片拍的还真好看哦!”


叶秋哦了一声:“民政局拍的更好看,要一起拍吗。”


叶修:??!!??


叶秋咳了一声:“没事。”


“你就是伤害了我的感情而已。”


看着自家蠢弟弟委屈巴巴的小眼神,叶修干巴巴的憋出一句:“其实……嗯……十六岁那年我都没用身份证……”


叶秋:“所以我应该感谢你拖了两年才过来拿我的身份证???”

——————————————————————————————

(暂时没脑洞了先存着orz)

评论
热度 ( 21 )

© 被数学和化学搞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