伞修。一段。

“……不是,不是我信不过你们,但就让我看一眼……就看他一眼成么?”

“先生请您冷静一下!”

“冷静什么呀,我很冷静,从来没有这么冷静过了。我很认真的。我跟你说,那劳什子最会给我玩儿什么把戏了,说不定……说不定这次他还在玩儿呢……喂,苏沐秋你玩儿过火了啊,赶快给我起来,信不信我回去不给你炖排骨啦!”

“先生!”

“先生你冷静!别冲动……”

“先生你——”

叶修猛地推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护士,转身跑进病房,房间满眼都是毫无人情味儿的白。他走到单床边,伸出手想要拉开帘子,却是手指刚碰到布帘又缩了缩,像是被布帘的冷冻到了手指。默不做声了一会儿,最后他还是颤抖着缓缓地掀开布帘。

入目的是那张万分熟悉的,此时惨白惨白的脸。

苏沐秋。

叶修挤出一张似哭非哭的笑脸,颤着声喊了他一句。

“……喂,苏沐秋……?”


医生看着面前从刚才就垂着头不做声的年轻人,叹了一口气,开始照常的解释。

“先生,请您节哀顺便。”

“……我们已经尽力了。”

“病患被送来时已经奄奄一息,而且肺痨……我们对这种病也是无能为力。”

“病患身子骨不是很弱,但是因为从小遗留的寒疾,我们……”

“他昨天还是好好的。”他突然出声打断了医生的话。

“早上去买菜时还有闲心思跟路边卖菜的大娘闲扯上几句,晚上我还跟他一块儿去学校接沐橙回家,苏沐秋那混蛋还嚷着要吃排骨要吃鸡腿……更可气的是我还没答应他。”

“我今天晚上七八点才发现他的不对劲儿。我以为只是昨儿夜里受凉了……给他买了几片洋药堂子的感冒药就完了,也没让他到医院检查检查。我……”

“……就这么——几个小时而已!”

年轻人的声音变得沙哑,从嗓子里恶狠狠的吼这么一句话。

静了半刻,他又轻声呢喃,“就这么几个小时而已。”



“这人……”

“怎么说没……就没呢……”







民国paro
没什么技术含量的一段。

人命啊。
怎么说没就没呢。

评论
热度 ( 12 )

© 被数学和化学搞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