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练(?),周叶,脑洞,一小段

细雨绵绵,路上的脚步声一重一轻,一急一缓。鞋子在青石阶上踏出的声音吧嗒吧嗒的,混在轻柔的雨声中,倒是显得几分和谐。却有人终是忍不住这种奇怪的氛围了,猛地挥袖转身,目光紧盯着跟在后面的少年,面上两分薄怒三分急躁,剩下的到底全是对少年无可奈何。身后的少年见他停了步,便也是顿下步子,却见那人蓦地转身,用那一双时常出现在他梦中的、琉璃一般清澈好看的黑色眸子看着他。少年被男人看的一慌,心中却也升起几分喜悦之情,他顿了一下,仰脖朗声询问:“先生可还有事?”话音刚落,心下忐忑了几分,神色却是一本正经。

叶修微眯着眼看着少年,半晌后撇撇嘴白了一眼,将把玩在手指间的草根叼在嘴里,懒洋洋的倚在微微润湿的瓦墙上。“喂你这小子,”男人开口,“鬼鬼祟祟跟了这么些天,要问有什么事儿的是我才对吧?哎,这也不是明王府,我个仗义的也不会在那些达官贵人面前揭穿你其实是个不入流的跟踪狂的真面目,有什么事儿直说!咱江湖上兄弟姐妹们多了去了,管你什么身份咱不怕你。”

男人原先身上沉稳出尘的气质消散的一干二净,全然转变成了吊儿郎当的市井之徒模样,一身风雅青袍在他身上穿出了一股子洒脱不羁味儿,前后反差之大让人目瞪口呆。
少年见他这样倒是见怪不怪,反而不好意思的朝叶修笑笑,眉目俊秀身姿挺拔,抿嘴一笑的样子更是动人。
叶修见了少年这样儿心中哀叫一声。揉揉眉心,心里有个小人对他见了美色立马软了的性子颇为鄙夷。

少年是他前几月在城南救下来的,本想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什么的(主要原因还是没钱了见着少年身穿华服想着哪个世家公子遇难了救了好将他好生招待一番),结果倒好,先不说这小子啥也不记得了,倒是一直粘着他似是跟雏鸟情怀一样,硬撵都撵不走,就算半夜他起身偷跑了这小子身上也跟装了探测仪一样能找着他。前几日不见他踪影想必是世家公子啥都记起来了玩腻了也回家了,然后他还没松口气呢在明王府又见上面了……
罢了罢了,也就当个拖油瓶吧。只好期望明王见他宝贝儿子跑了可不要赖他身上,他只是个坑蒙……咳,他只是个会点儿算命法子的江湖人,算命这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说白了就是挺虚的一东西。你想想,总不可能每次谁家儿子再跑了掉了就找他算账吧……

这厢叶修正跑神中,周泽楷就走到了他面前。也是即将弱冠之年的人了,这么一看比叶修还高了半个头。他抿抿嘴,有些不满的看着走神的叶修,鼓了鼓脸颊,开口就问:“先生不问问我为何一直跟着您吗?”
“呃……”叶修被周泽楷惊了一下,往后退了半小步,皱着眉头想了想,最后舒展开眉眼笑了,笑容之中满是调侃之意。
“难不成你这小子跟个姑娘似的,还心悦我不成?哎,这么想倒也有意思……一直以来将这种心意埋在心底,说也不得求也不得,只好当个跟踪狂跟着本少……”叶修越说越兴奋,想着自己跟苏沐橙看的那些茶馆里的话本的主角一样英武宏伟的救下个美丽柔弱的女子,然后开展了梦幻般的爱情…诶虽说在救的人性别不太对之外好像还是挺契合的啊!


“……差不多。”

叶修还在摸着下巴编着以他为主角的传奇话本,乍一听见少年沉闷的声音一惊,随后听见少年的话半张着嘴表情一片空白。

“我……的确是心悦于你的,先生。”
少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神色却是坦然的不像话,叶修突然发现这少年一直让他打心里舒服的坦荡样子头一回让他这么头疼。


“你……”
叶修说不出话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小他三岁的少年。突然一巴掌拍向周泽楷的后脑勺,力道之大让少年向前一个踉跄。

“你小孩子一个,什么也不懂给我瞎说些什么话!”

周泽楷直起身整了整歪掉的发髻,看着叶修的后背眨眨眼,语气认真的对叶修说:“但先生的确是我见到的最好的人了。”末了还自己点点头。

叶修语塞,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周泽楷整理头发,憋了半晌憋出一句:“头发长见识短!……真没眼界!”说完就自顾自的走了,理也没理后面的人。

周泽楷看着叶修耳后偷偷的笑了笑,然后跟了上去。




面红耳赤而不自知。







年龄差get√
啊其实我只想写后面几句而已orz
哇ooc抱歉!!!!
这里的老叶也就二十一二啦……
只是一个脑洞但是感觉应该可以延伸出长篇……?(不你快住脑!)
……等等好像真的ooc了(深沉脸)

评论 ( 4 )
热度 ( 11 )

© 被数学和化学搞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