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点,老叶应该和沐橙回了家看春晚。忘掉来自好友陶老板带来的些文件合约忘掉所有的发生过或即将发生的一切,吃了一起做的味道不咋地但是情谊够重的年夜饭,回了家。开开电脑,叼着没点的烟摊在椅子上,一一回应着来自qq好友们的新年祝福,到雪峰哥新建的群里语言调戏一番损友们并且送上衷心的祝福,然后开荣耀上竞技场再做任务,玩儿到一半被沐橙拉到他们家破电视前被老老实实地看春晚看着电视上的人高谈新时代。嘴里吃着昨天去超市买来的一些小零食,虽然大半已经进了他身旁这位前几天说要减肥的妹子的肚子里。

可能他只是呆呆的看着春晚,时不时会被某个小品逗得乐呵一下,大多时候还是颇感无聊,在他吐槽沐橙一直笑的那个点不好笑的时候迎来苏妹子的俩指甲盖一掐……。或者老叶又是在电脑前厮杀到天亮,迎来了新年的第一个boss。

或者他会畅想一下不久将到来的总决赛及新的一年以至于以后的未来,感觉多思无益又放弃了思考不老实的瘫在沙发上老实的装死当条咸鱼。不经意的想到了前些年过年回趟家结果被赶出来的be结局,心下悲凉憋屈但还是再次向家人在心里说抱歉,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半晌,最后从小卧室里拿出个小被子盖在旁边儿眯着眼迷糊的姑娘身上,老老实实的坐直了身子,拖着腮帮子继续盯着中央一台直播的春晚,看着半尬不尬的小品突然想到前些年过春节仨人一起在家里的热闹场面,怀念一笑。

他饿了,泡了碗面蹲守在电视机前,戳着面想着原来大家在一起的日子,最后听着电视机里的歌声咽下最后一口面。

评论
热度 ( 1 )

© 被数学和化学搞死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