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

【周瓶复健文(。)】

【盗墓全职串区,拉郎配(。)】
【周泽楷第一人称】
【ooc预警】
【再次重复:ooc预警】
【最终重复:ooc预警】
【cp周瓶(也可说无差,但是周瓶毕竟突出)】
【——慎入——】




1.

我看见他了。

在和兴欣的线下友谊赛结束后,在上林苑对面的胡同口。他歪倒在地上,身上破旧的兜帽衫让我看不清他的脸。

我的脚步顿了顿。


2.
叶修前辈虽然已经退役了,但是据老板娘说还是会经常到杭州闲逛,美名其曰为“视察训练成果”。前辈在吞云吐雾的说出这句话后就遭到了魏前辈和方锐的围打,江波涛见状也笑着道了几句,似是劝阻实则在火上浇一桶油让这场兴欣内战更乱一些,杜明则是偷摸着看着兴欣的战斗法师唐柔,还不时在对方偏过头来看时装模作样的转过脸去吹着口哨,只是整个人面红耳赤的,让方明华调侃了好久。

我看着这场“战争”,有些不好意思的接受路人们打量的目光,便拉低了帽檐,耸耸肩把外衫拉链拉到头。

这是两队强烈要求的:“周泽楷必须要把自己的俊脸遮掩的严严实实的,不然等会儿跑起来可就麻烦了”——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

结果我们刚出了小区不久,便被人认了出来。源头当然不是我,我自认为我已经伪装的够好了——所以源头来自并不知道自己有多大影响力的叶修前辈。

我站在人群外,看着转眼间被粉丝包围的一脸懵逼的叶修前辈心下无奈。陆陆续续的,他们也认出来其他人,世邀赛刚过不久,认出来也是当然的,只是好像情况变得有些麻烦了。

说好的要请我们吃大餐啊……

大餐,没了。

我垂下眼,胡思乱想着。

直到帽子不知道被哪个不小心的人掀飞,那人转过头来下意识的说出了抱歉一词,话音还没收回去,便是无言地看着我。

而我看着他逐渐空白的表情暗道不好。

“啊——!!!周泽楷!妈呀是活的周泽楷!!”

转身,抬脚,跑。一气呵成。

话说,什么叫“活的周泽楷”啊?这种说法也太奇怪了吧……

我面无表情的在风中狂奔,身后则是堪比仇人追杀阵营的千军万马,思绪又不知飘到了哪里。


3.

我记忆力尚佳,于是饶了几条小路,跑回了上林苑。
兴欣战队自获得了第十赛季总决赛冠军后商业利益疯长,听经理闲谈,有许多广告商去找兴欣,兴欣也的确根据联盟现状发展的很好,只是还窝在这个在外人眼里看来小小的、不能当做训练室的别墅,实属令人费解。
听说蓝雨的黄少天为此烦了前辈好久……然后直接就被前辈拉黑了。

嗯……

我没笑。真的。

跑回了上林苑,我拐进一个角落,弯下腰深喘了几口气。我运动量不错,可以跟他们玩玩你追我赶的游戏,但是我想叶修前辈他们要脱身还得一会儿。

先回上林苑好了。陈老板她……

……

哦,对。陈老板被堵着呢。

……所以说没有钥匙。

我思考片刻,最终得出只能回酒店这么个结论,于是叹了口气,拿出手机给尚被粉丝围住不能脱身的江波涛发了条信息,再次拉紧了衣领,左顾右盼的提防着随时可能扑上来的人群。刚抬起脚步,眼角余光却发现不远处的胡同里,地上躺着一个人。

一个一身黑的男人。


4.

说实话,我没想这么多,秉着遇见老幼残弱就要关心友好的从小开始的父母教育理念,我向那人走去。

那人倚靠在墙皮因这场雨更加发皱脱落的灰墙上,黑色兜帽衫和微长的发遮挡住了他的面孔。我没感受到那人的目光,他似乎阖上了眼,以我的视角只能看到这个男人抿着苍白的嘴唇,身子发着颤,却无力的倒在地上。
发烧了吗?

我半蹲下看着他,心中有些不确定。

“先生?”

我试探性的喊了他一句,他没吭声,依旧沉默着。

……不知道是真晕了还是说不出来话。

总之还是送医院好了。

我刚刚把手放在他的肩上,下一秒却天旋地转——我被这人按倒在还没干透的地面上,衣服裤子湿了一身。

我呆呆的看着这个身手矫健眼神犀利的男人,好像刚才那个意识模糊身体发虚发软的躺倒在胡同口的人不是他一样。

脖子上的手冰凉的很,微微发着颤。

他这么一动作我有点儿被吓到了,身体还是下意识的阻挡住男人掐在我脖颈的手,意料之中的阻止不了,就大力握住了他的手腕。手腕纤细,不似个男人。

他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只是把手放在了我的脖子上,仿佛我一有下一步动作他就会把我掐死在这里一样。只是这人喷在我脸上的呼吸节奏乱的很也烫的很。我看着他的眼睛,发现虽有犀利内里却混沌一片——清澈好看的很,尚有三分清晰七分迷茫。我便大着胆子轻声喊着他:“先生?你没事吧?”

那人眼神又迷茫了几分,手上力道下意识的加重,我心里一紧大脑还没做出下一步的指令,那人却身子发软的瘫倒在我身上。

身体灼热,烫的我不知道手脚该放哪里。

我爬起身来,沉默地看着彻底没了意识的男人,静待片刻。

半晌,我将他扶起来半靠在我身上,仔细遮好了他的面容。

医院离这里不远。

身旁传来了淡淡的铁锈味儿。我目不斜视的半搂着他往前走。

看样子,这人是摊上麻烦了。

——我也摊上麻烦了。

招来一辆出租车,我把人放在后座安顿好,打开另一侧车门进入。

手上的动作看似是温柔细致,引得司机师傅由心感叹了句。我抿出一个笑,不好意思的朝他点点头。

心里却有点发凉——在我看见那人容貌的那一刻。

我见过那人。

——在十年前。

.tbc



可以说是超——级冷的cp了qvqqq
突然发现我萌的好像都是冷cp……
哭唧唧。
嚶。

评论 ( 3 )
热度 ( 9 )

© katu | Powered by LOFTER